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

訪問 ﹣ 林建洪Kelvin Lam@離地三匠《恆久是……﹖》Eternity is...?

攝影:Jesse Clockwork

日期:9-11/4/2010
地點:葵青劇院黑盒劇場





1.         當初為什麼要做舞蹈新鮮人《恆久
            是……﹖》這個作品呢?

當初康文署找Flora去做舞蹈新鮮人這節目,因為我跟Flora都是一直合作開的,那就跟康文署建議我們二人合編,最後康文署拍板說可以,就由Flora再加上我去做這個節目。


2.         你覺得這作品做得如何?好的與不好的,都跟我們分享
            吧。

我們對這次演出都幾滿意,如果從資源和人手方面,與我們之前另一個演出《六人及底》比較,已經好好多了,例如在不同的表演場地都會有宣傳、地鐵廣告燈箱等,都是由他們負責,另外我們想在其他的一些地方做宣傳,康文署亦有幫我們去問,所以在整體宣傳上我們都覺得做得很好。場地方面,對於我們一些坐位上的要求,他們都很幫忙,在他們能力所及都幫我們去做,所以整體上整個過程都很開心。
攝影:Jesse Clockwork

至於困難方面,燈光上因為那個時候場地有一些技術上的限制,但場地人員及designer在可以的情況下都幫我們做了很多。其實在行政上及技術上都沒有太大的問題,反而我與Flora在創作上,有時都有意見不同的時候,但當大家都清楚目標在那裏之後,都會放低成見,聽別人的意見,往好的方向去想,其實這都是一個互相學習和合作的好處。


3.         觀眾重要嗎?可有一些觀眾與你的想法相反?你又如
            何看待?

觀眾對我們很重要,其實做表演都是想給觀眾看的,所以要考慮觀眾接受程度、明白與否,或觀眾會來看嗎﹖因為這會影響我們之後的製作觀眾會否再前來看,這跟商業製作都相似,如果口碑好觀眾才會想再看下一次的演出,這是很現實的,當然我們會先嘗試我們想做的東西,而觀眾考慮方面我們會從另一面去想。其實這更激發我們去思考我們的製作是否清晰,我們愈清晰觀眾便愈能夠明白。

至於觀眾的相反意見,我們收到過一個意見說我們的製作很重覆,無特別。這些意見我會視作激勵與反思,會去問自己作品是否未有表達好,或自己未夠創意﹖雖然我不會完全同意,但我會當作一種提醒,要盡量把事情做好,以及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
4.         將來會有什麼創作上的方向?

今年我和Flora都會比較忙,所以我們會看看仍在美國的另一位團員Jo會否在今年回港,可能要等她回來我們才會再做演出。我們團希望可以做到一年一個演出,但當中都需要一些不同的create同idea,我自己已有一些想做的題材,但要再同其他兩位團員討論過後,就會找我們的producer去寫計劃書。


5.         你覺得現在的舞蹈界,有什麼被忽略而又有需要發展與 
            突破的呢?

首先是舞蹈要在不同的媒體多做一些宣傳,如電視、YouTube、網上的渠道等,總之要讓更多的人認知舞蹈藝術是一件甚麼的東西。

另外,其實我自己最想在教學上發展,因為我自己從演藝學院畢業出來,覺得我們可以得到的東西都是靠我們畢業生努力的成果,現在比起以前好好多了,多了好多創作機會,但在學院學到的東西,不足夠支持令我們的舞蹈圈發展得更好,我是這樣覺得。所以如果我有資金或有project要做,我想做多一些在教學上,令到這個舞蹈環境更好。

要循序漸進地令到有心在舞蹈的人,他們有機會編有機會跳。要讓更多人認識舞蹈,待大眾對舞蹈的價值觀不同了之後,就會有更多的人去看去跳去做舞蹈,甚或舞者的能力都會有進步。我覺得現在的舞蹈圈有能力的人不足夠,所以支持不到編舞去做得更多。

我說的舞蹈教育可以算是指向演藝學院的,雖然學院有進修學院課程(Excel)和青年精英舞蹈課程(GYDP),但它們其實不是連繫到演藝學院的課程的。舞蹈是需要從小培育,如大陸就有很多很好的舞者,美國也有很多大學可以修讀與舞蹈有關的科目。

我們的演藝學院每年都有很多外地生拿獎學金來香港讀書,我不是不讚成,當然在學校裏有高水平的人,可以激勵我們的學生及提升表演質素,但我覺得開學校的最大目的是培育本地的學生,而不是要所有外國的人來這裏表演,要不然就不用開學校,直接請他們來表演就可以啦。這目的是不同的,所以如果我可以,在教育上,我會小朋友開始,慢慢去培育他們成為一個舞蹈工作者,或在教學上如何令學生有進步,及增加表演的機會,這才有可能做得更好。因為無論在商業或藝術舞蹈,我都是個過來人,我深深的感受到我們有很多的不足,令到我們雖然畢業,但仍要在畢業之後捱一段時間,及再下一翻苦功,才可以找到一些成就,這是不應該的,應該是如果你發展得好,你在學院時就已經有很多機會去做,這才是一個好的網絡。


6.         不做舞蹈人,可以嗎?

我想不可以。我之前都做過生意,但如果喜歡跳舞,你便會在很多事情上都圍繞著舞蹈或創作的。這一刻我會說我不會放棄跳舞,但可能在參與量上會有不同。許可的話我可以跳都會跳,如今年前大半年,我跳的舞比以前多十倍,這是自己的選擇,我想多表演。我想跳舞的人都會身痕的,加上年紀方面,我不想身體這麼早就生銹,所以我暫時都未有放棄的念頭,除非有其他東西更吸引,但暫時未有。
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