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2月30日 星期四

訪問 ﹣李思颺Justyne Li@Neo Dance HK《Galatea & Passenger》

攝影:Jesse Clockwork

日期:24-26/9/2010
地點: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




1.      當初為什麼要做舞蹈新鮮人
      《Galatea & Passenger》這個作品
       呢?         

我的那段舞是“Galatea”,是一個希臘神話故事,其實我在兩年前已經對這故事很感興趣。故事是一個雕刻家,他對女人不感興趣,但反而用石頭雕成一個女性石像出來,請求眾神把石頭女孩變成真人,故事結局是石頭女孩最後變成真人,而二人亦墮入愛河。我選擇這故事是因為它有幾個角度可讓我去法揮,第一是在動作形態上,我需要去找方法去展現雕刻家雕刻過程,因為我是真人,他無可能在台上把我的肉雕出來吧﹗所以會用一些movement idea去破開這情節﹔另一個要表現的,是女孩在石像時與成為人之後的動作形態的驅別,這是我可以發揮的地方。第二是在心理上,雕刻家之所以不喜歡真人是因為他的完美主義,情願用自己的想法去雕刻出他心中最完美的女性形象,亦不願接受別的女人,這心理狀態我亦可以將它發揮。第三是我可以有空間把這故事的結局去轉化,演出的結局是比較像鬼故方向及較悲的。因為這故事有好幾個不同的層次可以讓我發揮,而不是限制住只想一件事。


2.      你覺得這作品做得如何?好的與不好的,都跟我們分享
         吧。

我想避開去界定一件事好或不好,我想正確的說法是喜歡或不喜歡,因為有些東西可能你喜歡但別人可以不喜歡的。這個作品我自己比較滿意的是在過程裏,我能夠從結構上如何把故事展現出來,及控制到不同的段落能展現出不同的色調。對於動作的篩選及判斷不同情節對動作的選材方面,是我於這一次對自己滿意的地方。

攝影:Jesse Clockwork
至於未滿意的地方,我覺得大部份的段落我們都完成得較遲,令到練習的時間不太夠,導致演出水準不穩定﹔另外可能很多時要參與及解決的東西太多,而我在作品中跳得又多,令到入台的那個星期及演出幾天體力不夠。


3.      觀眾重要嗎?可有一些觀眾與你的想法相反?你又如何
         看待?

我覺得自己需要有一個少少矛盾的想法,當我在演出作品之前,是不應考慮觀眾想看甚麼或他們的想法,應該非常專心地尋找自己想表達出來的東西,但當演出後去聽取觀眾的想法及感受,這是十分重要的事情。幸運的今次演出未有聽到有人說不喜歡,觀眾的睇法跟我大概都一致及正面的。


 4.      將來會有什麼創作上的方向?

未很清楚,其實我的想法跟丹琦相似,想慢慢地打破自己以往都在做開的事情,不想不斷地重覆,想找一些自己未做過的主題、方法或方向去嘗試。我以前創作的方式多是先有一個故事,再用一些動作語言將之表現出來,所以之後我可能會嘗試沒有故事,而焦點在純動作或抽象一些的主題上發展開來。


5.      你覺得現在的舞蹈界,有什麼被忽略而又有需要發展與突
         破的呢?

其實我不太懂回答這問題,因為我自己不是看很多演出,二來我去了德國兩年剛回來,對這兩年香港舞蹈發展的狀況不太清楚,但我覺得如果由我去評論編舞或舞者應該要多做甚麼的話,更應該是他們看到這條問題後反問自己有甚麼不足。


6.      不做舞蹈人,可以嗎?

我很想說可以,好像可以表現到自己的多元化,但我反觀自己的實際情況,暫時都未可以做到,盼望將來可以吧,可以做舞蹈以外,或學習一些其他的技能。


1 則留言: